川子

走了,路还很长。

过客(2)

#前篇可在主页里找,位置比较靠下

#我写的好水。得找个机会改改。发这么水的文章真是对不起各位了。

#现在您看到的这篇经过了修改。所以不要纠结下面评论区在讨论什么——

用完早餐的太宰治一回来就发现这行亮闪闪的小字,在写出任何东西前,他顺手把“中原中也”四个字敲在电脑上,却发现利用搜索软件也查不出来。

“那么应该是假的名字吧,中也君。”太宰治对着一片空白的搜索页面笑了笑,咬着铅笔杆思索着自己要用什么名字。

“就叫上司几太吧⑴,上司几太,嗯……还是说叫做大庭叶藏⑵更好呢?”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街边的小酒屋——自己曾几次在那里喝酒。

“啊——干脆……”

太宰治在桌子上写下了“织田作之助”,...

12 19

文野双黑有墙吗

在qq上搜了半天没有搜到,想来问一下……


占tag致歉,


但是为什么文野双黑没有墙?

13 4

突然发现。

如果我的文字只停留在“故事性强”这一层的话

只是有很多脑洞,却没有鲜活的文字,只是遵循了两人的性格,却没有探究人物的内心,那么文字就会像羽毛一样只是轻轻漂浮在水面上,大家看的时候也只是相当于看了个乐呵,只是看了个故事而已。

总而言之,

再写一百年也不会有进步。

要怎样才能写出好的双黑文呢?

2 2

群青日和

#一个片段,有关于中原干部带回来的那个孩子

#只是初想法,写成正式文的话会有修改


“总之,我已经工作了一天,现在要休息一下,你自己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吧。”中原中也把洗好的盘子和碗放回柜子,用毛巾擦了擦手。


直到现在中原中也还没有适应身边突然多出来个人的生活,即使这个名叫太宰治的孩子已经在他家里住了两天。


体会到抚养孩子的艰辛后,他开始感激起红叶大姐来。


中原中也坐在沙发上,拿起了电视遥控器。


“中也要看什么呢?”


“啊,看个电影。小孩子还是不要跟着一起看的好,去那边画你的画去。”


“可是我想看。”


“都说了不适合小孩子看。”


中原中也瞪了太宰...

3 26

【路人宰(少量),中太(大量)】Task failure

是中太车,开头是路人X宰,注意避雷。

上车方式:
点击下面的网址
http://web.zhanhi.com/wap_atyjz.html

点击“文章”,“分类”,里面有一个分类叫做“背后注意”,点击即可上车。

如果您对本次乘车体验有什么评价,请在这条底下留言或点红心蓝手,谢谢。

(开车不易,第一次开车更不易,如果能得到亲爱的乘客们的评论那就太好了)

9 252

夏季夜

#是少年时期的太宰和中也

#两个少年的夏季夜晚

“喂,太宰,不要在床上吃雪糕。”

完全无视了中原中也的抗议,太宰治叼着冰糕一翻身躺在床上,腿夹着被子缩成一团,在掏出手机的同时飞快地把雪糕从嘴里拿出来,抬头朝中也做了个龇牙咧嘴的鬼脸。

“好凉快,吃雪糕好凉快,中也不去吃一个吗?”

这话是说来气中原中也的,从早晨到现在,太宰治一刻不停地吃着雪糕,终于把中也的冰箱拿了个干净。

“我倒是想吃。”中原中也此刻正忙于手上的工作,对于太宰的挑衅只是回以毫无感情的吐槽,眼睛仍不离桌面上的文件。

没看到预想中中也的有趣反应,太宰治颇为不满,于是下一秒中原中也的视野内就突然出现了一根雪糕——融化的奶...

2 69

一个脑洞

太宰治:啊啊,中也,一想到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还真有些不舍呢。

中原中也:你这家伙,赶紧给我滚吧!

太宰治:诶?中也难道就不希望我多留一会儿吗——真让人伤心啊——

中原中也:……总之给我马上滚啊!

太宰治:中也君都不稍稍挽留一下吗——

中原中也:挽留个什么啊!从我的卧室里滚出去啊!!回你的卧室去!别打扰老子睡觉!

2 35

写着写着突然发现事情似乎在往某个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了……
怎么回事?这好像不是我原定的行车路线?

8 59

我那不让人省心的混蛋同事(2)(完结)

国木田此时心里似乎有一万句话要讲,但是却一句都讲不出来,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个想法,这个想法在他脑海里愈发清晰——

先扣太宰一个月奖金。

中原中也对国木田道了谢后抓起讲台上的抽取纸巾随手抓了一把然后一路小跑来到三楼教师厕所门前,然后“砰”地一脚踹开了门。

“太宰!”

“哇中也君——中间的隔间——”

中原中也从门底下的空隙把纸塞了进去。

“两张?!你不会只带了两张纸吧?”

中原中也一愣:“嗯。”

刚才走得太急确实没注意抽了几张纸。

“蛞蝓!”太宰治一拳打在了门上,“两张怎么够啊快去再拿点过来!”

“凶什么!再叫唤就不管你了!”

“中也——”

又是上扬的尾音。

“行行行你等...

2 71

考场见(后续篇)(完结篇)

#前篇链接在评论区

太宰治要说心里一点也不慌那是骗人的,自己来之前甚至还想好了怎样嘲讽污浊那个暴脾气的小矮子,而如今污浊本人就在他面前站着,而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算了反正他也不知道我真正的名字。太宰治这么想着总算是找回点胜利感,不让自己显得那么挫败,而这时污浊绕过讲桌朝太宰治直直地走过去。

“这位同学,请把你的证件再给我看看。”

太宰治笑容僵了一下,认命般把考生证拍到中原中也的手上,然后曲起胳膊趴在课桌上,脸整个儿埋在了手臂里。

“同学请抬起头来好吗,我需要检查你是不是考生本人。”

检查个屁,分明就是公报私仇。

考虑到考场上到处都是监控,而一旦不配合检查就要被怀疑是违规考试,太...

8 128
 
1 / 2

© 川子 | Powered by LOFTER